您的位置: 鹿泉信息网 > 育儿

山西疫苗事件曝光6年后第一起诉讼获立案

发布时间:2019-12-01 18:19:47

山西“疫苗事件”曝光6年后第一起诉讼获立案

家属要求立案

2015年5月12日,山西省古交市原相乡河口村农民赵国平起诉太原市医学会的委托合同纠纷一案在太原市迎泽区法院立案。

据赵国平的代理人陈涛安介绍,这是山西疫苗事件在2010年被媒体集中报道后,6年来第一起涉及提出监管部门过错、并被成功立案的诉讼。

赵国平的女儿赵鑫(化名)系受山西疫苗事件影响的患者之一。

2006年10月15日,按照山西省原卫生厅(现为山西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06年8月11日下发的有关文件要求,尚不满1岁的赵鑫接种了标有“山西CDC专用”的Vero细胞乙脑二类疫苗,之后发生抽风,落下癫痫后遗症。

实际上,2006年前后,山西出现赵鑫一样病症的幼儿不在少数,他们的共同点是,出现病症前均接种了乙脑、乙肝等疫苗。

随即,疫苗是否存在问题被患者家庭质疑,矛头直指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及对疫苗负有配送、保管义务的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华卫”)。

2007年年底,《中国青年报》就此事进行报道,质疑北京华卫的托管资质。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进一步就此事深入报道,全面质疑疫苗问题,引起舆论哗然,山西省政府迅速介入,开展调查工作,这一过程始末当年被称为“山西疫苗事件”。

报道后,时任《中国经济时报》的王克勤和疫苗事件举报人陈涛安共收到约240个山西家庭的情况反映,患儿均在接种疫苗后出现相似症状。

陈涛安对《财经》说,2010年报道时,已有4起死亡病例,其他很多患有癫痫等残疾病症。这批患儿如今都已经十来岁,除死亡外,最严重的孩子是“半植物人”状态,一些则是残疾。

赵国平接受《财经》采访时说,赵鑫被鉴定为“一级智力残疾”,今年10岁了还不会叫“妈妈”。

但事件发展迄今,除有少数“异常反应”的鉴定结论外,并无任何官方鉴定指明这些患儿病症和接种疫苗有直接关系。

赵国平称,其曾于2011年向太原市医学会提出预防接种事故鉴定申请,并获受理,缴纳鉴定费2500元,但随后收到太原市医学会《不予、中止、终止医疗事故争议的通知书》,理由为“未按规定提交有关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材料”,该申请中止至今,仍未有鉴定结论。

2010年,山西省就该事专门成立的工作组发表通告称,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部分批次疫苗进行抽检,结果合格。

整个山西疫苗事件中,虽然主张诉求的患者家庭众多,但最终进入法院司法环节形成诉讼的案件却极少。

在2010年媒体集中报道前,唯一一起因疫苗而起的诉讼发生在山西省高平市。2009年,一户为孩子接种疫苗的家庭将疫苗的生产商及当地疾控中心告到法院,历经一审、发回重审、二审后最终以和解告终,患者获得10万元补偿金。

作为疫苗事件的举报人,陈涛安也以患者代理人的身份一直为患者的诉讼权利奔走。

据陈涛安介绍,2008年,有七八个家庭对山西省疾控中心负责人、北京华卫负责人提起侵权的民事诉讼,“但太原市迎泽区法院一直未予立案,也没有任何书面答复”。

于是,这几个家庭便于2008年末至2009年中的时间里,每天在法院门前击鼓抗议,拉横幅写“击鼓升堂要求立案”,持续半年之久。

“自媒体集中报道后,涉及山西疫苗的起诉,除了那些不主张监管部门过错的诉讼被立案外,便再无主张对方承担过错的诉讼被立案。”陈涛安说。

此次诉讼中,赵国平请求法院撤销太原市医学会关于中止医疗事故争议的决定。

“案件可以立案,得益于最近推行的立案登记制。”陈涛安说。

陈涛安介绍说,此次立案的意义重要,意味着山西疫苗事件终于可以进入司法程序,疫苗事件是否为医疗事故也可寄希望于司法裁判而最终定谳。据他透露,此次民事诉讼只是第一步,赵鑫起诉山西省卫计委和省疾控中心的行政诉讼案也已向太原市中级法院提出立案申请。

据陈涛安介绍,目前仍有二十余家庭意欲通过诉讼来主张权利。

节能
手机导购
沙河娱乐网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