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鹿泉信息网 > 体育

农科专家称化肥用量30年增6倍

发布时间:2019-12-01 17:59:06

农科专家称化肥用量30年增6倍

,当地农民在此滥用剧毒农药神农丹。5月8日,《每日经济》来到了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的这个偏僻乡村,发现还有少数几块生姜散落在花生地一旁。在央视报道当地农民滥用神农丹后,相应地块已经被翻种成了花生。

(媒体的报道)夸大了。西波浪泉村村支书赵怀刚向表示,媒体的曝光可能会对今年生姜的行情造成影响,一些未用神农丹的姜农彩票鼗崾艿角AN皇信┮悼蒲г褐脖Kち中慊ㄒ踩衔侵皇且豢榈兀岩源砻嫔系奈侍狻

种姜一亩亏上千元 不得不用高毒农药求稳/

西波浪泉村位于潍坊市峡山区,与山东省第一大水库峡山水库相距不远。5月8日,在村口的一块蒜地上,村民赵振兴(化名)正手提半桶复合肥,弯着腰将肥料撒向几棵果树的根部。

老乡,在忙呢?走近蒜地向赵振兴问道。可能是因为平时鲜有人在村里说普通话的缘故,他显得有些谨慎,指着桶里的肥料,答应一声喏后继续忙活着。但在听到神农丹这个词后,这位山东大汉停下脚步,松开手中的肥料,对说:正检测着呢。

据了解,在毒姜事件发生后,潍坊市峡山区组织了由公安、农药、安监等部门组成的调查队伍,对全区9866亩生姜种植面积进行排查,每户进行取样并送到第三方检测。

不怕检测。赵振兴坐下身来,掏出袋里的烟草,点火后抽了起来。他说自己家种了一亩多生姜,但没有使用神农丹,自己反而希望被检测。不过他也承认,多年前曾在生姜地里施过神农丹,主要是为了防治根线虫,生姜一旦染上癞皮病将损失惨重。

据了解,癞皮病由根线虫引起,因为土壤酸化及生姜连作的时间增长,这一病害已经成为仅次于姜瘟病的第二大生姜病害。但该药并非不可代替,长期研究植物病虫害发生与防治的林秀花说,新推广使用的阿维菌素效果其实非常好,但成本较高、药效周期较短,且施用更加麻烦。

除了节约成本,当地低迷的鲜姜收购价格更是让村民们担心癞皮病破坏生姜的卖相。在西波浪泉村村委会,村民赵鹏飞(化名)说:去年我们还赔了,(每斤)价格四毛多钱,一亩地赔好几千。在2011年,当地鲜姜的价格更是跌到了0.35元/斤的低位。

在采访中了解到,每斤鲜姜0.7元是公认的保本价,当地亩产5000斤左右。这就意味着,当地姜农在前两年每种一亩姜,就要亏1500元以上。一位熟悉生姜市场的人士认为,连续两年的大亏本,是驱使村民用药以降低风险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村民来说,他们无法决定市场的价格,只能设法提升生姜的产量及品质。

或因过度施肥致根线虫高发 农民种植陷怪圈/

相关资料显示,生姜的癞皮病又称大姜根结线虫病,容易在砂质土壤及连年耕种生姜的地块发生,如能增加土壤有机质,则可对其进行有效抑制。当地一位村民说,根线虫病近几年来日趋严重,可能是化肥施得太厉害了。潍坊市农科院的一位高级农艺师认同这种说法,他认为根线虫病高发与化肥施用过多造成的土壤酸化有一定关联。

近年来,潍坊市虽然加大了化肥施用的管理,但仍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上升趋势。潍坊农科院土肥研究所所长潘文杰等人在2010年做过的一个统计结果显示,30年来,潍坊市的化肥施用量增加了6.28倍,大大超过了合理施用量。

前15年属于理性增长期,基本达到了化肥的合理使用量,无论是从肥料科学还是经济学、社会学角度,都达到了最佳经济效益点之上。

但在后15年,当地的肥料施用进入了疯狂增长期。以中国蔬菜之乡潍坊寿光市为例,当地土肥站对采自21个市乡镇289个蔬菜大棚的119个土壤样品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有效氮、速效磷、速效钾均处于极高水平。

土壤酸化是线虫病加重的一个因素。上述高级农艺师对说,这又使得农民加大农药剂量的使用。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循环会让农民掉进一个怪圈,即过度施肥土壤酸化线虫增多加大农药使用,与此同时,土壤与地下水受到了污染的威胁。

就在两年前,中国农科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的几位专家在潍坊调研后撰文指出,潍坊市地下水硝酸盐污染非常严重,已经对当地居民的身体健康造成了潜在的威胁。

今年1月,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也发布报告称,他们在潍坊市某蔬菜基地和广州周边地区做过调查,并认为相关结果反映了 中国农业集约化地区目前农药残留的普遍性和严重性。

残留检测难以全面覆盖 农药监管存漏洞/

与以往食品安全风波不同的是,央视在报道此次毒姜事件时称,姜农滥用农药的作物自己不吃、出口不送,全部都只供内销使用。

因为部分姜农心里明白,这个药挺厉害的。而且与出口姜的严格管理不同,潍坊峡山等地区生产的内销姜对农药残留实行的是抽查制度,一年抽查不了几次,无论是做内销姜生意的商贩,还是农户对这种抽查都不太担心。

5月6日,当地政府部门展开了全面排查,发现销售神农丹的赵戈果树(蔬)医院共购入380公斤神农丹,且已向西波浪泉村、董家套村售出375公斤,两村共有126亩地块在播种时使用了神农丹。

有媒体跟踪报道说,这批神农丹是该农药店负责人从一位推销员处购得。据了解,潍坊市在2006年就将神农丹列入禁止销售使用的农药目录,凡在区域内销售 神农丹的,一律为非法经营。

为什么我们这么大力地宣传,投入这么多的精力,他们(指部分姜农)还是不听?潍坊市农业监察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楚伟说道。

虽然潍坊市2010年就建立了农药准入制度,所有品种进入辖区前都必须在农业部门登记,但仍有部分违禁农药流入市场。据绿色和平组织的调研报告,在潍坊市某蔬菜基地,市场上季节性销售的农药种类有80多种,普遍存在套牌销售、换牌销售、劣质农药销售的情况。对于农民来说,确实难以辨别农药的优劣,只能通过购买神农丹这样的老品牌以求保险。

楚伟否认了套牌销售现象,并表示潍坊的农药监管制度十分严格。经销商要是敢去推销违禁农药,就冒着违法的风险。不过她也承认农药监管确实存在很大难题,她打比方说,今天果树(蔬)医院的负责人虽然已被刑事拘留,但极有可能今天就有另一家农药经营公司成立,它(可能)今天就在卖神农丹,我就不知道。

如果用药根源未能控制好,那么农药残留检测则是食品安全的最后一道关口。但据央视报道,只有供出口的生姜检测严格,内销姜则一年抽查不了几次。

据了解,农药残留检测有两个可供选择的标准,即国标和行标(农业行业标准),前者能检测出农药总量是否超标,但无法测出农药种类;后者可精确到农药种类及含量,但费用高达数千元。

在西波浪泉村,和赵振兴一样,坚称未使用神农丹的部分村民希望自己的大姜能通过行标检测。因为他们期待有了检测报告后,可以证明他们的大姜是清白的。

同步播报

多国叫停涕灭威华阳集团再产5年引质疑

每经 彭小东 发自山东潍坊

神农丹带来的食品安全风波还在发酵,当地政府展开拉式检查,并于5月8日对销售神农丹的农药店负责人进行刑事拘留。

根据央视画面展示的包装袋信息,该高毒农药的登记证号为PDN,有效成分是 涕灭威,由山东华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阳科技)生产。

但在中国农药信息查询获悉,该药现已登记在山东华阳农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华阳集团)名下。潍坊市农业局相关人士也说,上述农药店所销售的神农丹,最终来源确实是华阳集团。

去年,秘鲁、巴西相继对涕灭威的生产、销售进行全面叫停,美国环保署也撤销了拜耳公司涕灭威的产品登记。但《每日经济》从农业部农药检定所获悉,该登记证许可证却于近期获得了5年的有效期延长。

多国全面禁产涕灭威/

据了解,神农丹是一种有效成分为涕灭威的剧毒农药,在防治生姜、西红柿等作物的根线虫上有显着效果。但因其毒性很高、残留较大,也引起一些争议。

资料显示,50毫克涕灭威就可以致一个50公斤重的人死亡,被巴西国家卫生监督机构认定为该国已批准使用的原药中毒性最高的。

它也是(中国)现有农药中最毒的,中毒之后不容易解救。潍坊市农科院的一位高级农艺师说。

中国植保学会农药委员会主任周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滥用神农丹除了会造成农药残留超标外,还可能对地下水造成污染。而这次违规使用神农丹种植生姜的一块姜田,距离山东省第一大水库、一级水源保护区仅百米左右。

除了农药残留及地下水污染的隐忧,神农丹还会对土壤造成伤害巴西政府将近60%的土壤遭粒化毒害归咎于这种农药的使用。正因如此,巴西国家卫生监督机构(ANVISA)在去年中旬取消了涕灭威的毒性评估报告,并禁止拜耳公司在该国境内生产销售、应用任何涕灭威农药。

在巴西的邻国秘鲁,涕灭威也被指具有极度危害,农业部门取消了涕灭威的登记,并于去年2月下令淘汰涕灭威使用,长期撤出农药市场。

而农业产业化程度较高的美国,国家环保署认为涕灭威不符合该机构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并可能带来无法预计的饮食风险,特别是对婴幼儿。所以在2009年1月,涕灭威就进入了最高管制阶段。2010年10月,拜耳公司取消 涕灭威在美国登记的申请获环保局同意,并于去年12月19日被正式撤销。

华阳集团续产神农丹/

尽管涕灭威已经在国外遭到多国禁产,但这似乎对中国相关产业并没有什么影响。在山东,一家名为华阳集团的企业于近期获得了相关登记证号的续展。

据了解,华阳集团从1991年起就开始生产原药涕灭威,并于1996年将 5%涕灭威颗粒剂注册为 神农丹,成为亚洲唯一生产该产品的企业。

日前从中国农药信息获悉,其获得的涕灭威5%颗粒剂(即神农丹)的有效期是2013年6月23日~2018年6月23日。这就意味着,若农药生产批准证号等其他手续办理顺利,华阳集团将有可能继续生产5年神农丹。

由于央视曝光潍坊部分农民违规使用神农丹的时间是5月,还未到该药品的 有效期起始日6月23日,所以该批神农丹被指早产,华阳集团被误解为违规生产。不过农业部农药检定所的一位处级干部向《每日经济》解释,这是农药登记证号的续展,类似于登记有效期的延长。

中国农药信息显示,华阳集团除涕灭威5%外,还有剧毒农药涕灭威80%获得了登记,有效期是从去年6月28日至2017年6月28日。

据了解,华阳科技是一家由华阳集团为主发起人,在1999年成立的股份公司,并于2002年在A股成功上市。在去年12月17日前,其主营业务是农药销售、化工原料等。

其中,5%神农丹是公司收入的重要来源。华阳科技2011年年报显示,5%神农丹的营业收入达0.789亿元,利润率高达57.43%。

但在重大资产重组后,一家名为淄博宏达的公司借华阳科技的壳上市,华阳科技改名宏达矿业(600532,SH),成为一家对采矿业进行投资、开发、管理的企业。

昨日(5月13日),宏达矿业董秘办公室的相关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公司现已剥离农药业务,不再生产农药神农丹。

据华阳集团相关人士撰写的论文披露,公司神农丹颗粒剂的年生产能力有2万吨左右。而且,该产品在国内有着很高的占有率,40%以上的毛利率更使其成为公司的一棵摇钱树。

为了求证此事,《每日经济》在一周内多次拨打华阳集团官留下的,并发去采访邮件,但均未得到回复。

双子座
最新资讯
人生哲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