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鹿泉信息网 > 历史

王器之旅 第五十四章 说谎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5:27

王器之旅 第五十四章 说谎

“好像是层感应的结界。”

“感应?”孙清裳更加困惑不解的望着冷暮华。

“对,与我们的结界不同,这层薄而透的结界,是用风凝聚而成的,一直在不停地细微流动。”

“啊?”孙清裳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巴。

传说中的流动结界啊,居然出现了!

所谓结界,是由元、精、神、所散发出来的一种气场。

师傅说凡人也是有气场的,只是或强或弱。

他说,当你看到别人生气时,你就会觉得到那个人周身乌泱泱的,散发着一种随时都会被引爆地戾气。

兴高采烈时,你会觉得这个人光芒四射,神采奕奕地散发着一种祥和而飞扬的光泽。

但凡人的气场,却不能具体形成墙垒,用以御敌。

当然气场足够强大的凡人,还是可以震慑敌人的。一般久居高位者就随身携带这种气场。

而鬼因为没有元、神、精气,是无法形成气场的。当然也有人会说,有些厉鬼怨念很重,阴气极盛。

其实它们怕见阳光,所以根本成了不气候。

仙、灵、魔、则不同,前者修身养性,吸收地是天地日月精华;后者邪门歪道,使用各种手段收集了别人的精、神、气。

所以他们的气场本身高于凡人。

再加上他们通过修习法术,仙术。洗髓加深、淬炼增强了个人气场,然后施以法力。组成结界,形成屏障。

根据处境和心情的不同,随意驱使,就像冷暮华的结界有时是银色的,遇到危险,却可以瞬息变成黄色。他还可以根据心情,将别人圈在其中,进行保护。

这就好像两个凡人,因为性格相投,气场是可以相互重叠的。有时还会因为对方气场过强,而被同化。

这种结界,无坚可摧,凡间利器根本不值一提。

但神魔的斗争中,虽然使用了结界,却仍常见伤亡。所以这完全要看个人修为的高低了。

任何时候,法力越高,道行越深,结界越强。

而流动的结界就更高深莫测,是三界中最难以练成的。

因为这个结界所散发的气场是不同于灵、魔、人类的。它是流动的,就像触角。空气中任何轻微的摆动,都像它的细胞……

这样骇人听闻的结界,放眼天地间谁能做得到?

“是谁在那里?还不出来?”衣柜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孙清裳竖起耳朵,分证片刻,她闻到了凡人的气息。

是以双手负胸

,居高临下的盯着墙角。

微弱的月光从腐烂的木质窗棂中透了进来,棉质的窗帘已被洗得看不出颜色。一床、一椅、一个衣柜。是这个房间的全部摆设。

整个房间唯一能藏人的地方,恐怕就是半人高的衣柜了。

“是……是我。”吴铭连滚带爬,灰头土脸地从柜子后面拱了出来。

“吴铭?你怎么在这?”孙清裳好奇道。

“吓……吓死我了……刚才……原来是你们。”吴铭语焉不详,结结巴巴地喘着粗气。平复半响才继续道:“易林叫我来的。”

孙清裳把脸凑了过去,盯着他的眼睛道:“易林叫你来做什么?你干嘛鬼鬼崇崇地躲在那?”

“我……我也不是特意要躲在那。乔心明天就要出院了,易林让我来帮她把重要一点的东西都先搬过去。他已经安排好了住处。”

吴铭使劲咽了咽口水,左右打量了一下。蹑手蹑脚地往孙清裳身后藏,“可是你也知道,前几天听说这里死人了,听说了吗?乔心就是这样吓病了的,我也很害怕啊……

就在刚才,我正收拾东西,突然听到——一个恐怖尖厉的长笑声……我以为是那个女鬼回来报仇了?”吴铭边说还边情不自禁地拉着孙清裳的衣角,往她身后缩了缩,探出半个脑袋往外看。

“……”孙清裳已满头黑线地僵化。

冷暮华身子先是抑制不住轻微抖动。随即,眉锋一挑,犀利地瞥向吴铭。“你听谁说的?”

“啊?她……她们街坊邻居啊……”吴铭显得惊吓过度,左顾右盼的指了指门外。

“所以,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什么?我躲在那个角落,臭哄哄的全是蜘蛛丝,弄了我一头,你们说了些什么?”吴铭好奇的凑了过来。

※※※

夜静悄悄的,无风,乌云烘月。鹅卵石的小径上,孙清裳独自徘徊着。

她的元神不见了,难心成眠,苦闷。

虽然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她的元神,但至少到现在她都毫发无损。

冷暮华说,吴铭在说谎,那么他跟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如果别有用心之人以她的元神相挟,要她去杀放火怎么办?

“哎……”谁会是施感应结界的人呢?假如他们全都喝了未井之水,那……岂不是大海捞针?

也许这些人就在自己身边,只是自已看不透他们的身份。

孙清裳一筹莫展,烦躁不已。

师傅亲自将她送入人间,以他老人家的精明,应该绝对不会将自己随手托人。她始终相信这一点。

只是,他老人家到底有没有什么安排呢?

估计没有,那老头反复说了,此次游历,凶险非常……

※※※

看着脚下的金砖,孙清裳用高跟鞋跺了跺。入夏后钱百汇的办公室,焕然一新,显然是有人挖空了心思,做了精妙的布局。

春季的地毯已全部被撤下,露出纯白色的玉石,临窗全部换上了刻着精美侍女图的湘妃竹帘,看起来即清凉又朴雅大方。

最重要的是,墙壁上硕大的鱼缸里,只剩下一些水草在无精打采的左右晃动着。

金鱼呢?有几条是自己从灵界选出来的灵类,已修炼至能言善语。

这是她安插在钱百汇身边的眼线,但她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和金鱼们碰头。

它们就消失了。

是有意?还是无意?

站在厅正圆形的金砖上,孙清裳有些恐慌,但这些都于事无补。

只能提醒自己镇定,以不变应万变了。

想起冷暮华昨天地叮嘱:钱百汇没有你想像得那么好对付,既然他要求你消假后去总经办报到,说不定已经起疑。

我不在你身边,所有的事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无锡治疗阴道炎医院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西藏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无锡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